真人番摊官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盼水找水节水上塘村民的渴望

时间:2019-06-13 16:07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再访西南岗②

  不到西南岗,很难想象这里的人们对水如斯巴望、期盼和爱惜!

  泗洪县委总结限制西南岗经济社会成长的诸多要素,首要一条就是“水源匮乏”。

  统计数字令人心酸。2008年的一项查询拜访显示,西南岗地域生齿28.8万,共有28.39万人饮用水坚苦。直到今天,全境仍有13.06万人吃不上安心水。

  水,在西南岗像油一样宝贵!西南岗要脱贫,必需先脱“水贫”!

  9月20日,踏上西南岗的地盘,记者又一次感悟这片岗丘地上的人们对水的但愿。

  建站、挖塘、清渠、打井一场环绕水的攻关战役仍在继续。

  缺水之痛:“打一桶水要二十几分钟”

  【场景】上塘镇大付村农家院落

  记者:老乡,这水井好用么?水的味道怎样样?

  付经考(大付村村民):欠好使,老了,压不动了。这个手压井用十多年了,井打得浅,压起来费劲,打一桶水要二十几分钟。三分菜地浇一遍,光吊水就要整个上午。这水欠好吃,苦的,吃了经常闹肚子。还带有沙子,水打起来要放缸里,过一两小时才能吃。我活了78岁,真想用用自来水!

  【场景】苏皖交壤乡下小道,一辆拖沓机迎面而来。

  记者:喂!这拖沓机后面拖斗里铺这么多塑料薄膜做什么用啊?

  陈光勤(上塘镇陈吴村村支书):拉水去!到安徽泗县的耕户村拉水。水桶装得太少,干脆把拖斗铺一层薄膜,这就像个“大铁桶”,一趟能装一车水。几多钱?一车水5块钱,柴油都要用掉斤把重哩!连干了几天了,不去拉一趟,水就没得吃。

  【场景】魏营镇陈充村连片梯田前

  记者:这么一大块地,怎样都长玉米啊?

  张国银(陈充村种植大户):没水呐!大雨哗哗流成灾,无雨半月渴死牛。地是黄褐土,又粘又板结,只能种玉米,小麦种下去都不出苗,收几多都看老天爷神色。我们这块,杨树都比人家长得慢几年,叫“小老树”。没法子,都是山包包,坡度大,打井至多要打150多米,翻水的话要翻三级水蔡圩电灌站从洪泽湖抽上来,再走马庄二站,翻来一碗水,光电费就摊到一毛钱!

  找水之苦:“西南岗的井最难打”

  【场景】上塘镇水务站办公室内

  记者:老苍生找水,第一站必定找到你这儿吧?

  高献忠(上塘镇水务站站长):我这个办公室门,最多一天有十几个村支书来敲,来干嘛?要我们去打井啊!井不是那么好打的。我每天、每时,走到任何一个处所,都留意看那里的地势、坡度、土质,适不适合打井。我们这里有个陈吴村,前面打了两口井,最早是上世纪90年代由县爱卫会打的,此刻一个小时只出8立方水,还不敷电费;客岁底又打了一口,打下去150多米,仍是岩层不见水,算是废井。此刻正放松找处所。我向乡亲们包管,不出10月份,必定打出第三口井。

  记者:打一口井要花几多钱?此刻每个村都有井么?

  高献忠:整个苏北,就属西南岗的井最难打。此外处所花几千块钱就能打,我们西南岗不可,有的处所最深打到162米还不见水,就像一场赌钱,打下去没有水,5万块钱就白花了。打井,再难也要打,你看墙上这7个小红牌,每个牌子代表一个没通自来水的村子。争取本年让全镇都用上安心水。

  【场景】泗洪县蔡圩电灌站机房

  记者:什么时候才能底子处理西南岗老苍生缺水吃、没水用的坚苦?

  陈思党(泗洪县水利局副局长):我们搞水利的人有一句话:水就是生命。别说老苍生等不起,我们也寝食难安。三年攻坚,我们累计投入2.12亿元,挖的土方能堆起10栋70层写字楼!此刻曾经处理了15.34万生齿的吃水问题。余下十几万人的吃水,还要下大功夫。像过去一村打一口井,要打100口井,太散,不单难办理,卫生平安也难包管。我们此刻正在预备“大决战”,预备投3个多亿,建一个10万吨的地表水厂,完全处理西南岗吃水难题。

  节水之艰:“庄上人春夏洗澡在水塘”

  【场景】上塘镇陈吴村农家厨房

  记者:才下战书两点钟,你家里里外外5个水龙头怎样拧开都没水呢?日常平凡水够不敷用?

  吴忠(陈吴村三组村民):老井出水少,新井没打好,此刻隔两三天才来一次水,家里两个洪流缸,三个水桶,一来水就蓄满,都用来烧饭、做菜,给人吃的。这么点水,哪敢乱花?天这么热,也不舍得在家洗澡,劳动力就在水塘里洗,冬天就吃苦了,要骑自行车跑16里路到镇里澡堂,骑回家又是一身汗!

  【场景】上塘镇桑元村村民家中

  记者:你家通了自来水嘛,用起来便利吧?船脚高不高?

  周雷(桑元村村民):便利!龙头一扭哗啦啦,水又清又甜。20年前在沟塘担水吃,10年前手压井吊水吃,此刻通自来水管间接放水吃。就是这水来得金贵,舍不得多用,你看,这桶里是今天的刷锅水,这么黑了我还舍不得倒掉喂猪的时候还能用。刷锅前,这水曾经用来洗过菜了,一滴都不克不及华侈呀!

  周雷的小女儿:叔叔,叔叔,我唱一首《一水多用歌》给你听洗衣水,拖地板;淘米水,来洗菜,洗澡剩水用盆接,冲刷茅厕真便利

  分开上塘镇途中,一片水稻田映入记者眼皮。这是几天来,记者在西南岗罕见见到的一块水稻田。村民说,2007年的时候,当局组织村民在这里挖了一片12亩的洼塘,乡亲们沿坡种了60亩水稻,天旱的时候,能够开闸用塘里的水灌溉。“你看稻子长得多好,本年亩产能有1200斤有了这个水塘,我们西南岗人也能吃上本人种的香稻米了。”

  这,是西南岗人正在放飞的一个梦。

  本报记者 刘宏奇 吴剑飞

  徐明泽 张 晨 蔡志明 王世停

  作者:刘宏奇 吴剑飞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867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